Axores

十三月永远不会到来

遙郁
捏造注意

十二月二十三号桐嶋来邀请他。那天桐嶋围了条新围巾,英伦格子栗色底,衬得红眼睛越发温柔。第二天桐嶋和他去逛商场,说着想吃芝士蛋糕不过最后买了鲷鱼烧,坐在长椅上看情侣挽着手来来往往,热气蒸出奶白色。桐嶋先吃尾巴,他先吃头,桐嶋用看异类的目光盯着剩下一半的鱼眼,一排碎渣都掉在围巾里外。后来天上下了雪,先开始很小,渐渐风雪都大了起来,桐嶋在风雪里回头和他告别,一片片色块中模糊不清,他一阵心悸,只点了下头。太阳甚至还没完全下山,桐嶋在薄薄的积雪里离开他,路的尽头涌动着橙黄色。

当时在奶油和红豆里他选了红豆。红豆馅的鲷鱼烧其实和圣诞节完全不搭调,他也是后来才意识到。他这个圣诞过的不伦不类...

One side

是个蛮奇怪的操作,学生遥老师郁,就当AU看吧

发生在初一

ooc


桐嶋老师,一班的七濑又早退了。这是连续第三天,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?教导主任转过脸说,你去找一下他吧。


桐嶋应下来。事实上,他午休时间也无所事事。他记得七濑这个孩子。总是撑着脑袋看窗户外面,大概是对学校没什么兴趣的人。学校的泳池正对着他办公桌,上游泳课的学生一波一波,但其中七濑出入最频繁,每次走最晚,泡在水里的时候看起来最舒服。他没理由地觉得七濑是他学生时代最羡慕的那种人,不受什么拘束,就只是抱着自己喜欢的东西走来走去。


七濑的青梅竹马在隔壁班。他问了七濑的近况,青梅竹马说不清楚,...

做了郁弥单箭头遥的MAD!是溺水的弱者

建议配合歌词食用!

没有左右差。差不多是郁弥第一人称视角 想表达一个回忆的故事,不知道传达到了没有......感想下收




总之看完第六集之后就疯狂难过暴起剪了这个,还没剪完第七集出了,于是我又暴起剪了个第七集结尾,看完之后觉得好突兀啊!还是改回了原先预定的单箭头。这孩子真的太可爱了(......

而且后面素材实在没了,四分半是不可能的,所以我把bgm掐了( 由于翻来覆去我差不多都能把前七集yky的所有镜头台词背下来(靠 

剪ucchi的语音真的很幸福(暴言)


最后还是那句话 我永远喜欢内山和信长

甘之如饴

/遥郁遥

乱编,打脸无所谓,我爽就够了,这种永不he的cp磕得我每天都猛男落泪(没有粮)


桐嶋忽然想起来他走前拉过七濑去海边。七濑手腕被他虚虚扣着,他拉走七濑的时候,对方一脸不情愿,是他强行扯走,由此桐嶋不愿意回头,只以为遥是要与他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。事实上七濑走的很轻,手腕却没挣过。他心里有无名火,连这个也顾不上。他沿着浪纹往前走,太阳渐西,总算鼓起勇气甩开七濑,就着帆布鞋蹚进海里。然后他再次问七濑为什么退出游泳部。他已经问过很多遍,每一次都如此,七濑把头偏过去,从来没有回答过他。


他无名火又冲上来,走上滩一拉一拽,顺着小臂把七濑扯进海里。他手没松开,踉跄起来的时候,七濑抿...

平月平年

平月平年

都是假的


打陶阳不讲相声之后,我和他就见得少了。他逢纲丝节、大封箱和周年庆还是到场,只是不讲相声,站在舞台后几排,头仰的精神,二十七八的年纪,眼睛拨开云雾,亮的像晨星。嗓门没了小时候的赫亮,腔调韵味却是实打实的越来越好。我从二十不到开始说这辈我想超过陶阳,其实我明白,有人天生适合做这个,陶阳是,我远算不上。今年开场又唱西厢,巴掌儿唱完,轮到陶阳上,是太平年。我转过去看他背着手闲庭信步上前,恍惚间和他的眼睛对上了。陶阳唱:早为登程,早为登程,我跟着德云合唱团一起开嗓:太——平年——啊——忽然就想到了一五年。最后一场的时候我说:明年咱不唱大西厢了,想不到真成了谶语。我看着陶阳...

三宣/瑞金图文合志《恋路十六夜》

三宣预售了!!!(暗示)

写诗送你:


[刊名]恋路十六夜

意为天真烂漫的爱情


[主题]命定感与可能性

“恋路十六夜之后,维系着他们的是命运的红线。”

“逃离无数意味着错过和悲剧的可能性,这场爱情必然发生。”


[内容]图文合志

文章字数10w+ 彩插12P


[STAFF]

/图阵/

零雨  @古川朝霧 

孽纸 @孽纸孽 

BB @手癌B 

黄瓜 @七次瓜 

Aione  ...

共俗

共俗

/也青


王也道长多么通透一个人,头顶上挂着显赫家世,偏偏空着包裹一个人跑上武当山。纵使是如今被武当派除名了,整天不再穿着道袍满山乱跑,换成沙滩裤人字拖半个京城溜达,也很难称一声入世。反倒是诸葛青,堂堂武侯后人,胸怀奇门绝学,一身正统的仙风道骨全用来引诱小姑娘。仙风道骨的狐狸术士带着小姑娘下山去,背影轻轻松松,像刚了了一桩大事。


彼时道长也下山了,坐在一块大石头上,心想:有诈。


但他这话大大小小每时每刻都在应验。诸葛青不诈他,他身上有风后奇门,多的是人想诈他,这话未必偏要应在诸葛青身上。他权当是句过场话,没料到再见到诸葛青时隔并没有多久,诸葛青看到他,眉头忽地皱起来...

他才意识到今天几月几号

1024


后来有一天,鬼狐刚好走过天桥,抬眼却一下看到凯莉从对面走过来。凯莉并没有看到他,黑色头发被拢进围巾里。她摘下了以前掏心一样喜欢的星星发卡,换下了粉色的衣服,眼睛里的玛瑙光斑也溜走了,剩下一点点车流和街灯填补留下来的空虚。她手插在兜里,还是一个人,大冬天的气温穿着很单薄一条裤子,卡其色呢子大衣的后摆和围巾尾巴纠缠在一起。他想这么多年,凯莉有些变了,有些还是在骨子里的东西,只是不知道她随身的手包里还会不会有草莓味棒棒糖。他们走在同一条天桥的两侧,却像隔了很远的距离。鬼狐知道自己不应该再看,可擦肩过去之后,目光还是没忍住飘离一下。


也就是那么一下,凯莉忽然没有征兆地回过头来...

如果我想搞一个凯莉中心本儿的话(欲言又止)

来吧魔法时光!

关注的博客